连日来,全省舆论环境专项整治活动正在紧张有序开展,这是省委打击假新闻,剔除假记者,净化网络舆论环境的一记重拳。就在这种高压态势下,仍然有媒体顶风作案,发出了撤销咸阳市、渭南市这样的假新闻,这空穴来风的无稽之谈,混淆了视听,扰乱了人心。下面,就让魏评君来揭下它的“假面纱”,以正视听。

以交通规划“僭越” 行政区划,偷换概念,实属荒谬

这则消息由一家自媒体发出。文章中“撤销咸阳市、渭南市”的荒谬观点,是这家自媒体在解读省发改委、省交通运输厅、西安市人民政府联合印发的《大西安立体综合交通发展战略规划》时,毫无厘头地错误“阐释”而来。

魏评君访谈规划部门的专家,他们介绍说,《大西安立体综合交通发展战略规划》,是西安市关于交通网络建设的一个专项规划,主要解决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技术流等生产要素的聚散问题,以使市场资源流动更加顺畅。这与行政区划无丝毫关系,属两个不同范畴的概念。仅仅从一个专项规划硬生生地把交通网络建设“延伸”到行政区域的变更,这些自媒体的言论表述纯属 “僭越”,甚至是违法违规行为。

这种错误观点是某些人仅凭想象得出的结论,而且以为经济一体化就是行政一体化。就拿西安和咸阳两个城市的关系来说,西安,一座八水相绕的灵秀之地,咸阳,一座山水俱阳的中国第一帝都,两座城市距离仅为25公里,千年以来,它们按照各自的历史积淀和发展战略在卯足劲地奋力追赶。但由于两个城市相距太近,在发展过程中产生了许多关联和交织,西安的绕城高速经过咸阳,西安机场也建在咸阳市境内,两个城市的发展早已融合。

为了整合两地资源,形成发展合力,省委省政府提出“西咸一体化”构想,希望西安、咸阳两大城市经济一体化,共同建设“西咸经济圈”。从出台推进“西咸一体化”规划,到设立“西咸办”,再到后来成立“西咸新区”,省级层面在不遗余力的推动。但是,无论经济上如何“如胶似漆”,西咸新区的行政隶属从未改变。魏评君从陕西省支持西咸新区发展的文件中看到,按照省上部署,西咸新区隶属省政府,由西安市代管,发展西咸新区的前提是,坚持行政区划不变、统计口径不变、利益格局不变。

关于坊间传言的西安市和咸阳市合并,许多研究区域经济发展的专家发出了理性的声音。他们认为,作为兄弟城市,西安咸阳相辅相成,互补优势明显,又各自拥有自我的文化认知和城市理念。若把咸阳并入西安,等于几千年孕育的咸阳城不复存在。城市建设和经济建设、文化建设一样,在追求统一性、规模性、强大性、宏伟性的同时,也要尽可能保持城市的差异性。而这差异性,就是一座城市独有的特质和真正的生命力。

别把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目标任务,当成了既定的事实,这条路还要走很远

但无论怎样说,城市群时代,西北地区的振兴和崛起,要求陕西必须做大城市经济,作为副省级城市的西安,就必须扬起这个龙头,担当起引领和辐射的作用。正是基于此,在继西咸一体化之后,国家在战略规划上,赋予了西安许多政策利好。

2009年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建设大西安、带动大关中、引领大西北。今年年初国务院批准《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提出建设西安国家中心城市,对西安提出殷切期望和更高要求。从这两个“国字号”规划中,足以看到国家希望西安中心城市的能量级实现核变。

但有人却把国家这两个关于城市群的发展规划,解读成对西安一个城市的发展规划。《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涉及甘肃和陕西2个省6市1区,《关中平原城市群规划》涉及3个省11个市1区的10.71万平方公里,是为实现不同城市的协同发展做出的。对于城市群的规划而言,总得有一个龙头和核心,西安就是《关中平原城市群规划》的龙头,或者说西安和咸阳就是这个龙头。如果偏要把城市群规划说成是行政区划,那么,《中原城市群规划》是关于河南、山西、安徽、山东4省30个城市的规划,难道把郑州、济南、合肥、太原这四个省会城市都合成一个城市吗?

还有自媒体在解读《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中说,西安是第9个国家中心城市,这是西安人给自己加冠戴冕,所谓“9”说的是《关中平原城市群规划》是国家颁布的第9个规划而已。更何况,所谓国家中心城市,是《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给西安定的发展目标和任务,而不是说它已经是国家中心城市。尽管近年来西安走在发展的“高速路”上,但在引领大西北发展上,与各方期盼仍有很大差距,要承担起国家中心城市的使命和担当,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行政区划的调整是必须上报国务院审批的大事,不是谁的信口雌黄

魏评君从民政系统了解到,目前,我国关于行政区划调整的依据,是国发【1985】8号的《国务院关于行政区划管理的规定》(以下简写《规定》)。根据《规定》县及以下人民政府的行政区划变更须经过省级人民政府审批;市级人民政府的设立、撤销、更名和隶属关系的变更必须由国务院审批。

具体程序要经过“市人民政府正式行文向省人民政府报告 → 省人民政府批转省民政厅提出意见 → 厅区划地名处根据省政府批示,调研考察,提出意见报厅务会研究 → 省民政厅向省政府呈报审查意见,上政府常务会议决定 → 省政府正式向国务院报告”。

由此可见,一个城市的撤并,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是必须上报国务院审批的大事,而并非谁家的一厢情愿,不是谁的信口雌黄,也不容任何人妄自揣测。

“大西安”的“大”,不是行政区划的概念,而是“大都市圈”的概念,是西安应发挥的辐射引领的范围

再回到自媒体文章开头的《大西安立体综合交通发展战略规划》来,所谓“大西安”只是约定俗成的说法,在政府文件中出现“大西安”这个提法还真不多见。

魏评君姑且大胆推测,或许这些自媒体的“自信”和“底气”,来源于网络上的“大西安”这一热词。既然是“大西安”就要有大的样子,怎么就算大了?把咸阳、渭南这两个“邻居”吞并了,自然就大了。如果真是如此逻辑,那这些自媒体就太缺乏基本常识,简直是自揭短板给人看。

如何正确理解“大西安”,魏评君今天就和大家探个源头。

“大西安”的出处,可在陕西省建设厅组织编写的《陕西省城镇体系规划(2006—2020)》(以下简称《规划》)中看到。《规划》在对关中地区城镇发展中,明确建立“大西安都市圈”,首次将一直在理论界讨论的“大西安都市圈”概念予以明确。魏评君在这个规划中看到,“大西安都市圈”包括西安市行政辖属的9区4县和咸阳市行政辖属的2区1市5县,辐射了周围160平方公里的范围。其中,以西安中心城区、咸阳主城区和西咸新区组成的大西安都市区,是大西安城市发展的核心区。在最近的规划修编中,又把渭南市的临渭区和富平县纳入大都市圈。 规划专家在接受魏评君访谈时说,所谓的城镇体系规划是确定城镇规模等级及功能定位,目的是促进城镇之间在空间上的协同发展。由此可见,无论怎么修编,“大西安都市圈”都不是一个行政区划的概念,而是指西安城市能够辐射带动的区域。

由此可见,叫“大西安“时,指的就不仅仅是西安了,而是指西安之外的地区。就像国外著名的“大东京”“大波士顿”“大悉尼”都市圈都是如此。“大波士顿”由波士顿及周边的城市组成,“大悉尼”包括悉尼市在内的44个城市,“大中华地区”就指中国大陆,港澳台以及新加坡。由此可见,“大”往往指这个地方之外,反而不是指这个地方本身。

撤销咸阳市、渭南市的文章是假新闻

谣言止于智者!基于荒谬的推测得出撤销渭南市、咸阳市的结论,实属荒诞不经。

国家城市群规划的出台,为的是,从根本上解决区域发展不均衡的问题。无论是咸阳市还是渭南市,作为地级市,它承担着辐射带动周边县市的职能,如果撤销咸阳市、渭南市,把咸阳的市区、泾阳、三原、兴平、礼泉以及渭南的临渭区和富平县这些最好的地方都切给西安,便造成其它县市“群龙无首”,区域发展更加不平衡,相信这绝不是国家出台政策的初衷。如果这样能够解决问题,为什么不把全省各个县都划归西安?何况所谓的一体化,是在经济深度发展过程中的水到渠成,而不是运用行政手段强捏在一起,否则,一旦跨行政区就很容易出现发展难题。

据魏评君了解,目前,所谓撤销咸阳市、渭南市,从未列入省委省政府议事日程。而且坊间传说多年,西安市和咸阳市要合并,但从来也没有合为一体。

至于假新闻中提到的“韩城市、华阴市设为地级市”更是无稽之谈。首先,韩城市已被省上单列,为的是让韩城享受地级市的经济管理权限,符合简政放权、权力下放的原则,不存在行政区划调整的问题,韩城在行政区划上仍然属于渭南。其次,华阴市在渭南地区是个很小的县级市,人口少,面积小,本身就不具备辐射带动的功能和作用,关于把华阴市设为地级市的说法,只是某位专家曾经提出的一个想法,估计这位专家至今都没考察过华阴市。不过也不奇怪,这位专家甚至说过,把需要翻越秦岭、距离华阴90多公里的洛南县也划归华阴市,仅仅因为洛南县也属于黄河流域。

行文至此,魏评君的一点体会,各地都在提一体化,但所谓一体化,不能只靠行政手段,还要靠市场手段,只有通过市场化的专业分工,形成产业集群,进而形成利益共同体,才能自然突破行政体制的桎梏。

从历史上看,最早的西安市只是长安县县城的一部分,中途,长安县迁至韦曲镇。后来,随着西安市的不断扩张,占了很多长安县的地方。所以,西安市再大也大不过长安县,长安县包着西安市。就像是,台湾的台北县包着台北市,高雄县包着高雄市,嘉义县包着嘉义市一样。

最后魏评君想说,西安人都在做“大西安”的梦,但这个梦可能做错了,应该是“大长安”的梦。不过,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只不过,这恐怕要经过一番梅花苦傲霜的实干才行!(魏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