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是盛世的唐,而诗是绚丽的诗,当二者连接起来时,一幅绝美画卷便被铺开供后人揣摩、观赏了。

我们爱的是唐诗吗?我们所埋在灵魂深处逐渐生根发芽的又仅仅只是唐诗吗?

当我们看到清风明月时,当我们听羌笛悠悠时,当我们触碰到冰凉的细雨时,我们内心的情感便会不自觉的喷涌出来而只要是一名中国人,就会自然而然的联系全部景物,给自己再沾几笔笔墨气息。

当我读到“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时,我也会颔首微笑,仿佛那身着白云的狂士真真正正地出现在我眼前。当我读到“十年一觉扬州梦,留得青楼薄姓名”时,我们的心里,也会出现一丝酸涩,一丝无可奈何。而当我们读到“遑遑三十载,书剑两无成”也能触摸到孟浩然的失意与迷茫。

有了唐诗,我们便与先人们连接起来了。

正如《大美唐诗》中所写到:唐诗如玉杵叩扉,叮叮当当,嗡嗡喤喤,一下子把心扉敞开了,让我们看到一个非常美好的自己。

唐诗也让我们认识了自己。

我们也会惊讶,原来在无数的唐诗里所看到的也是我们自己。看看那久远的年代中那些与自己有着相似遭遇的文人们。我们便会不由自主的将自己代入一行书卷,感受人生的阴晴不定。重新发现自己也是如此的诗情画意。

《大美唐诗》中写到:唐诗对于中国人而言,是一种全方位的美学唤醒。是的,从少年时我们听到的第一首唐诗时,我们内心的美感便被毫不保留的打开了。唐诗仿佛是给我们眼中的生活镀上了一层滤镜,让我们能在蓝天白云中看见诗境。能在大雨倾盆时看到孤独,能在月影沉溺时看到乡愁。唐诗打开了我们情感的大门,我们所接触到,所感受到所想到的,也全部沾上了诗的气息。

在历史的长河中,唐朝早已远去,而那些文人墨客们则存在于记忆里,存在于时间里,更是在他们自己的诗里生动的活着。也许读一本好书或是与许多高尚的人谈话,但读一首好诗时,你可以与孤独的狂士对酒当歌,你可以与落魄的忠义之士畅游在长安繁华的街头,你也可以为人生灰暗的失望之人一起感受大起大落。

也许,这正是唐诗之大美所在!(渭南高级中学高二九班 同勃阳)

几见唐诗梦入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