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配图

丁酉鸡年4月12日上午,新成立的陆军第76集团军通过电视电话会议系统召开2017年干部退役工作部署会。政治工作部刘日明主任明确了政策规定,刘红兵政委作了指示。对照年龄和职务,我在退役之列。会场上,我的心好像很平淡,也很平静,但仍隐隐感到有些突然和茫然。虽然知道这一天、这一刻迟早是要面对的,也是要来临的,只是没想到来的如此猝不及防,也没想到我竟然没有机会再为改革做出牺牲。因为年龄问题,我只能被迫退出现役了。更没想到今年退役条件如此之宽、范围如此之广。因为在前排中央位置,也就是我身旁的甘伟政委也面临着走与留的沉重抉择。

4月26日上午,集团军周建国副军长宣布了工程防化第76旅成立和首届旅党委班子成员的命令。会场上,我的心好像很焦急,也很焦虑,但仍丝丝感到有些遗忘和遗憾。因为这一天、这一刻终究还是盼来了,等来了,只是没想到来的如此铺天盖地,如此全面彻底,也没想到我曾经工作的开山斧团、金刚钻团、红军师都同时被改编,我似乎成了地地道道的无家可归的小孩子、傻大兵。更没想到的是这次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的力度如此之大、触动利益如此之深,因为我听闻了昔日曾经熟悉的部分高级将领或升、或闲、或转、或退,新组建的单位也将或移、或搬、或分、或拆的消息。

宣布命令大会结束后离场时,周副军长逐一和坐在前排的原21集团军工兵团、防化团、舟桥团,47集团军工兵团剩余常委、技术九级以上干部握手,我也在其中。因为认识,也因为大家都还没有离场的原因,我仍向其他同志那样程序化地报告了职务和姓名,但当报告到:“原21集团军工兵团副团长”时,明显感到底气不足、声音喑哑,后面的“王峰”两字也大不如以前那样给首长报告时铿锵有力、慷慨激昂,似乎是用尽了洪荒之力才勉强从声带里挤出来。握手之时,我感觉首长的手很有力、目光也很炯,相握时间和目光交流时间似乎也比其他人的长一些。我想,首长可能已经知道我被确定为转业对象,也似乎要通过握手给他任师长时的小助理以更多的安慰和更大的鼓励,也似乎要通过目光给他一直很看好、很肯定的那个机关干部以无限的期望和无穷的信心。

之后,四个团级单位的机关干部集中在了中卫营区,组建了新的旅机关。老团长胡正强众望所归从原步兵第六十一师副师长被擢升为旅长,自受命之日起就带着党委班子成员和机关干部宵衣旰食、朝乾夕惕,着实令我敬佩。

按照惯例,拟转业干部在填写完《转业审批报告表》之后,都相继脱离工作或以事假为由离队了。我个人也不例外,铆在宿舍里静默沉思,孤灯难眠之际偶拾遗零、偶感而发、偶耕而作。现疾笔《别了,我的军旅》以献同志、以飨同仁、以孝亲人、以聊自慰。

要转业了,但早已汨汨流入身体里的友爱将沁我心脾

每每想到不日之后,我将脱下军装,解甲归田之时,就不由的从心底里升腾出一种对军营、对军人、对军装的难以言表的爱恋。这个爱恋是从小萌生、与生俱来的,更是父母言传身教、组织悉心培养的。这个爱恋是源自对成长进步的追求,更是源自对奖励荣誉的苛求。这个爱恋是与日俱增的叠加,更是情到深处的流露。

难忘父爱助我在军营扎根。无法准确理解父亲当时为什么要毅然决然地让我参军入伍,我想可能是想让我在部队转个志愿兵,而不用在家种地吧?

网络配图

也无从清晰追忆父亲为了我而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气、跑了多少路、看了多少脸,求了多少人,我想一定是想让我有个好前程,而不用被迫生存在社会的最底层吧?

更无法完全释怀父亲为了我、为了我的小家而跑瘸了腿、累弯了腰、拼出了病、搭上了命,我想一定是想让我在部队多干几年,而不要因为家庭分心走神吧?从军之路是父亲帮我选的、帮我定的,他是我从军的指路人、代言人,他更是我从军之路最坚定、最有力、最无私的助推者、鼓励者。我感觉,父亲给我的爱比给姐姐的要多许多许多。我相信,这个爱也是姐姐无法感受、无从捕捉的特殊形式的爱。我理解,这个爱是榜样的力量、是坚强的力量、是正义的力量。

转业,我最想告诉天堂里的父亲。一个多月来,我曾无数次试图在梦里与父亲相遇,想静静地告诉、想轻轻地诉说、想虔诚地报告他引以为豪的儿子目前的学习、工作、生活情况以及下一步的打算,更重要的是想让父亲允准永远走不出他视线的犬子的选择。我想父亲肯定会同意的,因为父亲曾一直教育我要爱国爱党爱军队。转业,是改革需要,是组织行为,我完全接受。现在,与父亲阴阳两隔,心里直到现在还在无数次地问自己,父亲到底原有没有原谅他的儿子,未将他给儿子缔造起点、奠定中点的从军路走向永远的决定。

难忘友情伴我在军营成长。无法一一说清从军路中到底碰了多少壁、吃了多少亏、摔了多少跤、挨了多少骂,虽说这些或大或小的坎坷、事前事后的辛酸、人前人后的挫折多数已经随着岁月被尘封了,但他留给我的更多的是机遇和挑战、经历和经验、启发和启示。

也无法一一列举从军路中到底历了多少险,加了多少班、犯了多少错、担了多少责,虽说这些或轻或重的训练、或急或缓的任务、或清或浊的教育多数将随着转业被遗忘,但他留给我的更多的是财富和希望、思考和思索、坚定和坚信。

更无法一一悉数从军路上到底有过多少人在帮我、多少人在推我、多少人在拉我、多少人在扶我,虽说这些曾经称谓或大或小的领导、距离或远或近的上级、职务或高或低的首长多数已经随着岗位变动而联络渐行渐少,但他们留给我的更多是忠诚和热爱,感恩和感谢,奋斗和奋进。

转业,我还想告诉一度对我倾心关爱的已经先我一步转业的领导,想从他们那里得到更多的、充分的意见和建议。一个多月来,或计划安置、或自主择业的建议天马行空、众说纷纭。且不说到底选择哪种方式,单就说可供选择的这两种退役方式的拥有就足以说明军转制度的优越、说明组织培养的重要、领导栽培的重要、个人努力拼搏的重要。经过和妻子的深思熟虑后,我选择了计划安置。其实这种方式,是若干年前就已隐隐萌生的一种想法,只是一直以来没有如此坚定、没有如此贴近、更没有如此紧迫罢了。

难忘爱情推我在军营前进。无法用仪器精确计量妻子的持家之尊到底有多重,虽说她只是上上班、管管娃、做做饭、看看书。但我清楚,若少了贤惠而坚忍的她,孩子不可能风雨无阻、寒暑无碍、昼夜无防地坚持6年学习小提琴,并取得了六级证书,连续5年参加部队的春节联欢晚会,官兵及家属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部分官兵因为儿子登台演出才知晓机关还有个小助理叫王峰。母亲不可能抛下父亲安心在天水、在渭南照顾她们娘俩,即使是在父亲去世后,母亲也仍能一门心思照顾她们,她们将自古矛盾的婆媳关系相处得像母女之间一样亲密,初来院子的老人们还以为母亲生活在女儿家。

也无法用里程精确量算妻子的探亲之路到底有多远,虽说她只是提着包、带着娃、坐着车、乘着机。但我明白,若没有顽强而坚持的她,我们的婚姻不可能如此美满、夫妻不可能如此亲密、家庭也不可能如此和谐。虽说我们长期两地分居,但只要有机会、有条件,纵使历经千辛万苦、千难万险,翻越千山万水,也丝毫不能阻挡我们的团聚之旅。正因为有了爱的滋润,我才如释重负、如痴如醉、如鱼得水地在部队工作战斗到现在。

更无法准确量化妻子的助推之力到底有多大,虽说她只是发发短信、打打电话、问问冷暖、谈谈工作、聊聊家事。但我深知,若没有善解人意、通情达理的她,我不可能心无旁骛地、一门心思地在部队服役到现在。因为妻子把家里家外的事、城里乡里的事、老老少少的事、大大小小的事、亲戚朋友的事都处理的妥妥当当、井井有条。母亲和我都无可挑剔、无话可说。

转业,我更想告诉妻子。一个多月来,她打的电话比平时多了许多,主要是怕我因接受不了脱军装回地方的事实,想不开而钻牛角尖,使人受症。我告诉她想早点回家,她仍像以前那样说,我完全同意并支持你的选择,不过不差这几天,站好最后一班岗,把该办的事办完。这就是我痴心绝对的妻子,从相识到现在,近17年来,一直默默地奉献着、傻傻地追随着、暖暖地促拥着。我的军功章里有她的一多半!

要转业了,但早已牢牢嵌入骨髓里的信念将固我初心

每每想到不日之后,我将身份嬗变,返程回乡之时,“冯唐易老、李广难封”的悲怆就油然而生,“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的悲愤就堵在胸口,“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的悲凉就涌上心头。想到了许多许多,是怀才不遇、更是壮志未酬。

回首走过的23载军旅,感觉总是在漂、总是在动、也总是在忙。23年来,似乎总是在漂里漂外、漂东漂西、漂远漂近中度过,可以说是漂泊不定伴随始终。似乎总是在训这训那、练这练那、搞这搞那中生存,可以说是战斗不止伴随左右。也似乎总是在忙这忙那、抓这抓那、教这教那中交替,可以说是乐此不疲。这一切可能是由部队的两种状态战备和备战决定的吧!

我为自己23年来的坚定不移、坚忍不拔、坚持不懈、坚贞不渝点赞喝彩。23年来,变化的是称谓,不变的是忠诚;变化的是岗位,不变的是使命;变化的是职责,不变的是担当。

难舍“朝受命、夕饮冰”的事业心。忘不了在蒲城县城全家人送我参军离别时妈妈的泪流满面,忘不了每次与妻儿短暂相聚分别时妻子的泪眼婆娑,忘不了因文化基础差招生考试落榜,父亲时常怀疑当初送我参军对错与否时的长吁短叹,忘不了这么多年与妻子梦想长厢思守的煎熬期盼,忘不了父亲从患病到离世仅半年时间自己竟未能守在床前、悉心照料的悔不当初,忘不了为了让母亲照顾自己的孩子、让妻子轻松上班而让双亲分开长达6年之久时的捶胸顿足,忘不了父亲去世三周年纪念日时自己在高原参演未能回家悼念时的泪撒雪山,忘不了儿子用稚嫩的童声问:“爸爸,你的家在哪儿呀?”时的啼笑皆非……像这些亏欠家庭的事还有很多很多。为什么要这样?我苦苦思索终未找出确切答案,唯一可以牵强解释的就是“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阵之时则忘其亲,击鼓之时则忘其身”的事业心。

23年来,从地方青年到革命军人,从普通一兵到领导干部。一路走来,有得也有失、有功也有过、有是也有非。这期间,羡慕过别人的康庄大道,却始终没能走出自己前进道路中顺逆相间的现状;嫉妒过别人的平步青云,却始终没能挣脱自己成长道路中一波三折的窘境;探究过别人的军政兼通和精武强能,却始终没能改变自己能力平庸和基础薄弱的事实;感叹过别人的忠孝两全、花前月下,却始终没能实现报答父亲养育之恩的夙愿,至今还没有实现回报妻子支持之恩的想法。要转业了,曾经的“信仰因勇于牺牲而神圣,理想因甘于奉献而崇高”的境界可能会过时,但我知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事业是男人的天,我坚信无论在哪个岗位,都需要等不起的紧迫感、慢不得的危机感、坐不住的责任感。

难舍“昼无为、夜难寐”的责任心。忘不了第一次因专业考试夺魁获得队嘉奖荣誉时的扬眉吐气和喜极而泣,忘不了第一次单独值更时的心惊胆战和手忙脚乱,忘不了第一次参加严寒条件下野营拉练时的丢盔弃甲和狼狈不堪,忘不了第一次参加五公里武装越野考核后的血汗交织和筋疲力尽,忘不了第一次参加军队院校招生考试落榜后的万念俱灰和心灰意冷,忘不了第一次带队参加总部比武喜获银杯时的激动落泪和爱不释手,忘不了第一次承办军区级现场会在初步验收时因标准较低而被军师团三级主要首长批评后的心力憔悴和能力质疑,忘不了作为团党委常委、保障处长第一次在团周交班上因坐姿不端、开会迟到、落实不力等原因而做检查时的颜面尽失和威信尽扫……像这些不畏艰难所阻,不被辛酸所惧的事还有很多很多。为什么会这样?我苦苦思索也终未找到准确答复,可能是强军目标催征,也可能是岗位职责催生。

23年来,从战士转变为干部、从排职晋升为团职。一路走来,有喜有忧、有乐有悲、有苦有甜。这期间,走过了路坦坡陡、看过了眉高眼低、听过了冷嘲热讽,但终究还是坚持了下来,并且收获了许多。“天地生人,有一人当有一人之业;人生在世,生一日当尽一日之勤”。要转业了,曾经的《士兵职责》《学员守责》《军官职责》《处长职责》《副团长职责》可能都用不上,但我坚信任仲平《论责任》一文的内涵与部队各岗位职责的精髓是一脉相承的。它启示我:无论到哪个岗位,都要坚守本色、坚定信念,都要知责明责、守责尽责、履职尽责。

难舍“呕心血、沥肝胆”的进取心。忘不了1994年12月刚刚穿上军装踏入军营时的豪情万丈和意气风发;忘不了1998年8月收到军校录取通知书的欣喜若狂和志在必得;忘不了自2000年6月任干后每次与士兵同餐、同睡、同训、同学时的相互关心和热切期盼;忘不了2006年4月沿219国道赴西藏阿里代职途中的达坂之多、道路之险、路况之差、环境之恶、折磨之久;忘不了武装巡逻时与印军边境警察遭遇开始时的慌张紧张和判定后的有理有节有据处理;忘不了2008年5月抗震救灾应急准备时因缺少枕头包、迷彩服而被团长在大庭广众之下破口大骂时的万般无奈和委屈冤枉;忘不了2009年“跨越2009洮南”演习昼夜连续机动时的险象环生和人困马乏、战场转移时的复杂情况和道路难辨、返程时热食难求和归心似箭;忘不了2015年1月回到老团队任处长后站在部队面前讲话时的激情豪迈和惴惴不安……

像这些脚踏实地、沉在末端,严于律已、模范带头,甘于吃苦、勇于奉献的事还有很很多。为什么会这样?我苦苦思索终未找出合理结果,可能是骨子里的血性使然吧!

23年来,从推土机操作手到工兵团副团长、从列兵到中校。一路走来,有过会心会意的笑也有过悲痛欲绝的哭,有过咬牙切齿的恨也有过情同手足的爱,对部属有过恨铁不成钢的骂、也挨过上级横挑鼻子竖挑眼式的批。

这期间,最无奈的就是知道空了几个岗位,有几个还比较适合自己,领导也表扬了、也考虑了,但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深刻理解了“希望有多高,失望就有多大”的含义,更加深刻地理解了领导说的“不能搞自我设计、也不能搞自我排序”的含义。

最无助的就是副营干了五年,不知道正营在哪儿?部长也推荐了、自己也努力了仍是当不了处长。深刻理解了“男怕入错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含义。

最振奋的就是处长梦竟然是在老单位金刚钻团圆的,从股长到处长走了整整8年。这8年时间占了整个干龄的一半,是最煎熬的、是最彷徨的、是最努力付出、也是最积极进取的。同时深刻理解了“好事多磨”“阳光总在风雨后”“是你的,终究会来的”的含义。要转业了,曾经的披肝沥胆、披星戴月、披坚执锐可能已经用不上了,但我相信无论在哪个岗位,进取心都永远不会过时,讲求标准、追求卓越永远不会过时。

要转业了,但早已深深烙入脑海里的激情将催我持续前行

每每想到不日之后,我将偃武休兵、安居柴门之时,就难抑心中再披征衣、再返征途、再踏征程、再战疆场的冲动。想到这一切都将与我渐行渐远时,失败的伤痛如洪水般肆虐着我的灵魂,涤荡着我的思想,这种伤痛无法抗拒,无以阻拦,令我无法呼吸。同时,别离的伤感如暴雨般侵袭着我的身体,粉饰着我的魂魄,这种伤感无法驱散,无以疏缓,令我无法控制。

一个多月来,我曾试图调整自己,让自己晴朗起来,也让自己阳光起来,更让自己快乐起来。但每次都以失败而告终,而且每到夜深人静之时,这种伤痛就一阵又一阵、一股又一股地接连来袭,这种伤感就一丝又一丝、一缕又一缕地挥之不去。

一个多月来,我无数次告诫自己“若为强军计,何虑职与级”“向后转绝非向后退”,以安慰自己。一同转业的原防化团参谋长告诉我:我们不是因为能力素质弱才被确定转业的,而是因为改革需要。改革,自2015年9月3日后,我们一直在搞教育,但好像都没当回事,对改革的实质性意义理解不深,直到刀架到自己脖子上,才如梦初醒、才恍然大悟。改革,解决的是制约国防和军队建设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政策性问题,进一步解放和发展战斗力,触动的是利益、拷问的是灵魂、折射的是党性。我们面对改革怎能惧怕、退缩、躲避呢?

一个多月来,想到了“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的雄才大略,想到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雄心壮志,也想到了“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的温馨之语,但仍似乎感到有什么工作还在等我去干,我还能干很多工作……梦渐渐模糊,人慢慢清醒,这一切都是情缘在作怪。

难解士兵情缘。想到再也不能在猎猎军旗下庄严宣誓了,再也不能带队出征了,再也不能为国请命了;再也不用枕戈待旦了、再也不用衔枚裹蹄了,再也不用兵心横槊了;再也不会戎马倥偬了,再也不会斧钺临颈了,再也不会铁马冰河了……有关征程、征战的一切的一切都将与我无关了。今后,可能再也不需要像士兵那样英勇无畏了,那样勇往直前了,那样奋不顾身了。

士兵是年轻人的称谓,是勇士的代名,是强者的冠名。我曾经也是一名普通士兵,也曾为了荣誉,一鼓作气、一往无前;也曾为胜利,一马当先、一身是胆。因为有士兵的经历,养成了吃苦耐劳、老实憨厚的品格,工兵营长雷世旺转业后还为我做媒,让我收获了爱情。因为有士兵的经历,养成了勤奋好学、刻苦钻研的习惯,筑城连政治指导员唐福林为我开辟墙报一角用于刊登我的诗歌,让我看到了希望。因为有士兵的经历,懂得士兵的可爱、可贵、可怜,让我保持了爱心;因为有士兵的经历,知晓士兵的所思、所想、所悟,让我保持了兵心……

虽说当干部已经多年,但我还认为我是个兵,是个兵味十足的兵。因为战士喜欢我,喜欢我说实话、干实事、求实效。因为每当有人问妈妈:你儿子在哪儿工作时,她总神采飞扬地回答:我儿子是当兵的!不是每个士兵都创造辉煌,也不是每个士兵都留下悲壮。当战士4年,我完成了各项训练任务、接受了各种教育引导、履行了各岗位职责,被评为了优秀士兵。如今,要转业了,不可能再穿上心爱的军装了,但我的士兵情结却无法解开。这个结,可能就是士兵身上所固有的忠诚于党、忠心于岗、忠爱于命。

难解连队情缘。忘不了全连官兵接受考核时的临阵磨刀和争先恐后,忘不了全连官兵面对急难险重任务时的主动请缨和众志成城,忘不了全连官兵接受迎检任务时精益求精和分兵把口,忘不了全连官兵在完成按纲抓建过程中的一丝不苟和强烈忧患,忘不了全连官兵在战友有困、群众有难时的慷慨解囊和无私帮助,忘不了连队支部党员大会时的批评教育和真诚分析,忘不了连队军人大会汇报新年度后勤工作打算时的热烈掌声和官兵建议,忘不了连队饭堂里的欢歌笑词和饥饿时的野炊飘香,忘不了训练场上的生龙活虎和摩拳擦掌……有关连队战斗生活的一切的一切都成为最美好的记忆。今后,再也不可能参加连务会了,召开民主生活会了,汇报工作筹划了,组织连进攻训练了。

连队是我成长的沃土,登陆舰第5支队第14大队930舰、原61师工兵营筑城连、原181团3营9连、阿里分区且坎边防连都曾有过我的足迹,都曾留下我为之挥汗如雨、耕耘如牛、批评如豆的身影。因为在筑城连,我有机会接触了工程机械,学会了开推土机,有了属于自己的名符其实的岗位,不用担忧转志愿兵时没有专业了,而不只是望机兴叹,而不只是个瞎跑的作业手。因为在九连,我有机会迎接到了总部级的工作组,也有机会和更高级别的首长接见、座谈、合影了,也让团营连首长更充分地认识了我,为我成长进步奠定了基础,直到今日,刚毕业时的时任团长、政委都还知道我这个小司务长。因为且坎连,我有机会圆了连队主官梦,有机会实地勘察了边境、掌握了边防,懂得了守防官兵的喜怒哀乐……

连队是成长的基石,好的连队有好的传统、好的连队有好的班子、好的连队有好的官兵。连队的培养是全面的培养,军政素质、作风纪律、工作标准、精神状态等都将逼迫着你向先进看齐、向标杆看齐,那种无形、无时、无处都把你向前推的力量让你说累都没底气、都没资格、都没理由。每每想到连队时任几个干部都是副团职以上时,我庆幸自己没有拖连队干部的后腿。否则,我感到我对不起九连这个光荣的集体。如今,要转业了,我也成了连队的老兵、连队的老司务长、老服务中心主任了,但连队带给我的荣誉、留给我的财富,将激励和伴随我走好、走远、走顺新的征途。

难解机关情缘。想到再也不能随首长下部队检查调研、蹲点帮建、考核监察了,再也不能陪首长加班推材料、实际察路线、悉心谋工作了,再也不能为首长开车门、端杯子、拿文件了;再不会为首长上折子、厘现状、剖原因了,再不会为党委报工作、提建议、分忧愁了,再不会为官兵改设施、创条件、谋福祉了;再不用假借领导名义作指示、提要求、赶进度了,再不用为应付检查编数据、摆现场、凑例子了,再不用为树个好人缘耍滑头、玩心眼、使绊子了……总之,有关机关干部的一切的一切都将过去了,可能再也不会为写材料抓耳挠塞了、为处关系苦心经营了、为解难题绞尽脑汁了。

师团机关共同之处就是都需要筹划工作、指导工作、落实工作,不同之处就是多与少的问题。助理员、军需股长、保障处长、副团长相同之处就是都得为兵服务,不同之处就是干多与干少的问题。

“王候将相、宁有种乎!”。回首自己近17年的师团机关工作经历,有成功的地方也有失败的地方,有引以为豪的方面也有自叹不如的方面。17年来,收获最大的就是:学会了把原则,知道了政治思想和品德修养是当好机关干部的根本,而不能不讲品德、不守美德、不遵公德干工作。变化最快的就是:学会了提建议,知道了业务强、作风严、缺点少是机关干部的招牌,而不能总是跑跑颠颠、似是而非、两头冒尖干工作。印象最深的就是:学会了听指示,知道了理解和服从首长意图才是机关干部最基本的要求,而不能总是随心所欲、狐假虎威、不求实效干工作。领悟最深的就是:学会了走捷径,知道了创新性谋划是参谋工作的最高境界,即确立目标、围绕意图、有的放矢,而不能总是前怕狼后怕虎、畏手畏脚干工作。这些收获是勤思考想出来的、这些变化是冷板凳坐出来的,这些印象是挨批评骂出来的,这些领悟是总摔跤摔出来的,这些点点滴滴、零零碎碎的东西对我来说是刻骨铭心的、是弥足珍贵的,因为它来之不易,是心血的煎熬、是漫长的等待、是意志的摧残。

网络配图

17年来,由小助理到部门领导,由小股长到副团长。从称呼来看,有明显变化。从岗位来看,也有明显变化。但能力水平、领导艺术、品德修养却不是能通过一纸命令得到较大改变和提高的。17年来,我感觉牺牲还不够、付出还不够、努力还不够,还没有通过参加上级指挥技能比武考核获得荣誉,所以素质还比较偏;还没有通过独立思考悟出为官从政的精髓,所以进步还比较慢;还没有通过思想工作完全实现部队管理的科学化,所以工作方法还比较单……总之还有太多的遗憾、太多的缺陷。要转业了,机关工作经历带给我的这些财富可能也会过时,但它带给我的“严、准、快、细、实”的作风不会过时。

大江东去,唯有冲过百折千转之激流,方有一马平川之壮阔。

铸牢军魂,唯有经过千锤百炼之考验,方有坚如磐石之稳固。

要转业了,不知道回地方后精神上会不会轻松很多、行动上会不会自由很多,一切都还充满未知。结束之时,我想到了刘政委言简意赅的指示,想提升进步是件好事,但要符合政策要求;每提升一级职务都要有走留准备;想进步走正道,不要走歪门斜道;在使用上相互推荐;坚决愉快地按政策办事,政策对事不对人;提升使用是多方面综合因素促成的,包括人品好、素质好、干得好、身体好、机遇好;客观看待公平公正,没有绝对的,绝大多数人满意就是公平公正;用艺术方法推荐干部;不要相互攀比瞎算账。做人,实实在在;做事,认认真真;做官,顺其自然……

别了,我的军旅!

来源:中国退役军人 作者/王峰

wechat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