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青年网(特约撰稿 彭辉)在陕西省富平县流曲鎮西南一里许,有个村子叫西李堡,这里便是明代慈善家李尽心(民间误为李荩心)的故里。明时西李堡为行政片村,名曰“西李村”,含寺张、善宁、臧村等堡,隶属流曲里。清乾隆间西李堡隶属东北乡第五联,光绪间隶属东北乡第五联,更名“西里村”。国间行政村名更改为“臧村”,隶属流曲镇辖。西李堡今为流曲镇臧村一组,曾因行政片村之故,当地人亦称其为“西里堡”。
富平西李村:明代慈善家李尽心

[李公路]示意图

约在明洪武永乐间,西李堡李氏在流曲镇以经营棉布小生意起家,人称“烂布李”,此后逐渐扩展至经营丝绸、瓷器、铸造等多种行业。李财东以经商兴家,多业并举,善于经营,世代传承,积庆有余。延至明正德嘉靖间,李氏家族除在富平、三原、泾阳等地开设“经货铺”之外,还在甘肃敦煌、江淮等地设有多处商号,逐渐成为富平首屈一指的大富豪。昔时西李堡东有一大片李氏祖坟,碑石林立,印证了李氏祖业之辉煌。可惜墓碑俱毁于战乱年代,李氏先祖基业及懿德无从详考。明嘉靖万历间,“烂布李”的后人李尽己、李尽心兄弟,为人豪爽义气,富而好礼,乐善好施,声名鹊起,堪为富平首富慈善家。

李尽己,字克己,号卤川,侍母甚孝,热心公益,官至陕西按察使。明嘉靖三十四年(1556)腊月陕西突发“关中大地震”,震声如雷……,或地裂泉涌中有鱼物或城郭房屋陷入地中或平地突成山阜,或一日数震,或累日震不止……,官吏军民压死八十三万有奇。”(《明史》)。其时富平城堡殿宇房舍皆没,震亡三万余人,伤者不计其数。震后余生百姓,居无房舍,食不果腹,啼饥号寒。李尽己仗义疏财,捐粮八十石(约合8000市斤)赈济灾民。当朝都察院御史、富平人杨爵赠扁赞其“富而好礼”,都察院御史、三原人马理题匾赞誉“积而能散”,时任富平知县赵桐题匾,表彰其门为“尚义人家”。

李尽心,字号不详,庠生出身,援例补鸿胪寺序班,为人性格开朗,豪爽义气,心性善良,伺母孝顺,恭敬兄长,好结交朋友,体恤贫穷之人,邻里婚丧嫁娶,皆解囊相助。尤其热心公益,凡遇县学修缮、铺路修桥、义仓赈灾等善事,皆慷慨倾巨资捐助,从不吝啬。据乾隆庚戌《富平县志》载:“嘉靖间,邑人鸿庐寺序班李尽心,勇于为善,凡邑中一切公私义举,如城池桥梁、河渠书院、衙署义仓,每罄眥为之倡首。知县崔灿出俸修茸学宫,为蜚语所中,直指使欲按之无隙可乘。尽心慨输千金,以董其成。”明万历八年,富平知县刘兑(河北新安人)动议修缮文庙,李尽心慷慨解囊捐千金,增修为五楹,墙壁全部用青砖砌成,扩建廊庑十八楹,又增建了戟星、经阁和魁星楼。主簿赵汴(岳阳人)监工重修县钟楼,李尽心又捐百金。除此以外,富平县城内的明伦堂、敬一亭、尊经阁等古建筑,也均由李尽心捐资重修,功在千秋。

修桥铺路,造福于民。富平老城孤立于中山原东麓土丘之上,居高临下,易守难攻,人称“堑城”,但居民及牲畜饮水极不方便。知县刘兑拟从县城北引水跨怀德渠至城郭,以解决人畜饮水之需及灌溉城东农田。李尽心闻知,全额捐资千余金,于怀德渠之上筑“通济桥”,人称李公桥。桥上有石槽,引怀德渠支水经李公桥上南注,新开渠名玉带河,绕城而东浇灌农田千余倾。因自此富平始有“北门外青石桥水流桥上桥下”之美景。古时流曲镇经由典、南郭通往留古镇及临潼、渭南的古道,因年久失修,崎岖坑洼不平,往来商户车马行走不便。李尽心南游见之,当即“捐千余金,平商于崎岖,人称李公路”(乔志)。明万历间,富平自然灾害多发,县衙设有多处义仓,以备赈灾之需。李尽心见善举义,捐粮食千石(约十万市斤)入义仓,一时传为佳话。万历十六年(1588)关中遭遇大饥荒,李尽心“出二万金赈之,另以百金赈庠生”(乔志)。另外,李尽心对故里流曲镇及周边的重修庙宇、学堂、路桥等工程,亦多有义捐。

李尽心见善举义,富而好礼,慷慨解囊,造福百姓,时人有口皆碑,在富平乃至关中独树一帜。是时,在家赋闲的原任保定巡抚、都察院副都御史孙丕扬(流曲南街人),深为李尽心的行善义举而感动,遂将其事迹上奏朝廷。万历皇帝看了奏章,大为惊喜,“特加荣表,赐光禄少卿衔,建天下义士坊,在南郭祀乡贤” (乔志)李尽心是西李堡人,为何在十里之外的南郭堡建“天下义士坊”呢?因南郭堡位于“李公路”中轴线上,且李尽心在南郭、由典一带,曾捐巨资重修学堂庙宇多处,故邑人修建“天下义士坊”于南郭,以褒奖李尽心的善德义举。

李氏家族世居西李堡,家大业大,人丁兴旺。据当地老人祖辈口传:昔时李姓几乎住满了多半堡子。李财东家深宅大院,前庭房后楼房,青砖灰瓦,雕梁画栋,花园鱼池一应俱全。平日里车水马龙,门庭若市,一派兴旺发达景象。然世事难料,朝代更迭,战乱蜂起,百姓涂炭。明末崇祯十七年(1644)夏,陕北李自成农民军“老回回”马应守部,“攻破流曲诸堡,杀人无数”(乔志),西李堡亦遭罹难,李氏家族从此衰落。清同治元年(1862)年,富平又惨遭“回回乱”烧杀抢掠,流曲一带城堡几乎尽毁。西李堡似应筑建于明嘉靖间,城堡呈扁方形,东西宽南北窄,城墙高约三丈厚约八尺,堡内一条东西巷道,古时民宅沿巷道对门而居。遭此劫难,西李堡城毁屋焚,李氏后人亦不知所踪。到了清光绪间重编乡联时更名“西里村”。
富平西李村:明代慈善家李尽心

清代富平县城图

笔者幼时曾多次去西李堡,亲眼所见城堡早已残垣断壁,堡内仅有稀稀落落的五六家外地迁入户。西李堡毁于战乱,一代首善富豪之家,却屡遭战乱蹂躏,令人痛心!然当地则流传有《猫吃咸鱼倒了灶》的故事,大意是说,李财东扩建住宅花园,工匠不小心“太岁头上动土”惹了祸端,太岁留下了“猫吃咸鱼”的咒语,后来果然因猫吃咸鱼诱发火灾,从此倒了灶。笔者以为,或是乱匪故意杜撰出这个离奇的故事,以障人耳目,隐没其杀人放火的罪恶。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往事越数百年。但李氏先贤富而好礼、积善桑梓的壮举,义薄云天,德昭日月,必将感召后世,流芳千古!(2017.01.08写于北京莲花池畔)

wechat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