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青年网(特约撰稿/彭辉)过去在乡下农村,时常能见到货郎挑着竹筐走村串巷“换烂货”。按现时的说法叫收废品不同的是,那时换烂货是以物易物,而并非现金交易。
富平童年印记:换烂货

我小时候记得,村里经常有个中年货郎推着胶皮独轮车换烂货。货郎是盖村人,四十多岁,个头胖矮,五短身材,皮肤黝黑,圆脑袋小眯眼,做生意精明殷勤,说话风趣幽默,人称“烂货荀”。他的独轮车与当地老式木轱辘手推车不同,大概是山东人传过来的。车身外观呈“凸”字形,充气胶皮轱辘,车把宽大,车身中间高处,搁着一个方形扁木格箱,里面摆着各样小百货,上盖镶一块玻璃。车架两边各有一只藤条筐,是用来放置破烂货的。货郎车简直就是个百宝箱,日用小商品应有尽有,诸如发卡、小镜子、雪花膏、手帕、铅笔、笔记本、洋糖、泥娃娃等等。

夏天天气很热,村口有一棵拴牛的皂角树,但并不结皂荚,是公皂角树。树干有一搂多粗,树冠参天,绿荫遮满了城门口。社员出工时,队长就站在皂角树下派活。烂货荀每次来村里,也把独轮车停在皂角树下,手摇拨浪鼓,口里喊着“换烂货,换烂货哩……”破浪鼓一响,便有一伙碎娃闻声围了过来,有的提着一双破鞋或是双手捧了几块骨头,换了洋糖或是泥娃娃。没有积攒下废品的娃娃则围着货郎车看热闹。

若有姑娘媳妇老婆老汉前来,烂货荀越发唱念得起劲:“烂鞋、烂袜子、烂帽子,猪毛、头发,猪骨头、羊骨头、牛骨头、生铁、熟铁、烂锅、烂绳头、烂铁铧……换烂货哩。大针、碎针、绣花针,指头上戴的顶针、缝纫机上用的缝纫针,小镜子、雪花膏、头发卡、红头绳,笔记本、钢笔、铅笔、文具盒,泥娃娃,泥哨哨,洋糖、吹大霓棠(彩色气球)……换烂货哩……”大姑娘小媳妇们挑拣着绣花的丝线、发卡、头绳等心爱之物,老汉们则喜爱的是烟袋锅、烟袋嘴。烂货荀满脸堆笑,不停地夸赞着自个的货物好,一边掂量着人们德烂货能换什么物品。富平童年印记:换烂货

在那商品乏匮的年月,走街串巷的货郎担,满足了人们日常零碎用品的需要,也是贪玩馋嘴碎娃们的期盼,更是贫瘠村庄活泛喧嚣的一道风景。随着乡镇商品经济的日益繁荣,农村生活逐渐好转,烂货荀来村里次数越来越少。再后来,乡下农村的货郎担渐渐地消失了。但留在我脑海的那一幅画卷却时常浮现,依然觉得是那么美好!(2016.12)

wechat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