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记者徒步17小时穿越箭峪发现了什么

12月19日至22日,三集文献纪录片《渭华起义》将在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CCTV9)首播。通过全景式的宏观视角和生动的叙事手法,清晰再现了渭华起义这一重大革命历史事件。

摄影记者徒步17小时穿越箭峪发现了什么

2016年6月21日,笔者跟随历史爱好者一同穿越神秘箭峪,重走当年渭华起义失败后红军撤退之路。开始以为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穿越,脑海里想着半天的时间也就可以结束,却没想到历经17小时(从早上6点进山到晚上11点出山),最终走出山林到达蓝田县灞源镇青坪村。

摄影记者徒步17小时穿越箭峪发现了什么

水库西岸的山上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我们顺着小道,穿行于杂草中。箭峪岭位于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最南端,处于蓝田县、华县、临渭区三地交界之处,海拔2449米,是临渭区境内最高峰,也是秦岭东部仅次于草链岭的第二高峰。因其山脊多长箭竹,又名竹山,属于华山山系,位于渭南临渭区最南端。

摄影记者徒步17小时穿越箭峪发现了什么

箭峪里村庄的基本形态几乎已经消失,探访中,我们见到几处废弃的宅院,围墙已经倒塌,大门也是斜躺在地上,院子已经被杂草覆盖。山中有金银花、连翘、五味子等中药材。

摄影记者徒步17小时穿越箭峪发现了什么

箭峪两侧山势巍峨,溪水潺潺流淌,林深不知归处。许多次眼看已经没有路,伸手拨开层层草木,路就藏在脚下。这里除了遮天蔽日的绿,就是千姿百态的山石。脚下发现一条蛇皮,一路上走在最前的向导碰见了蛇和狼,这一路,有惊无险。

摄影记者徒步17小时穿越箭峪发现了什么

岭北麓为箭峪,直贯穿到临渭区桥南镇境内;南麓正对蓝田县灞源镇青冈坪村,山势陡而较短;南麓偏东缓入华州区华台子辖内。岭北水源汇入赤水河,是赤水河的源头之一;岭南水源流入灞河,属灞河源头之一。

摄影记者徒步17小时穿越箭峪发现了什么

在接近溪水断流的地方,向导趴下来喝水

长达17小时的穿越中,烧饼和香肠是干粮,身背矿泉水,却不敢喝,担心喝完了还走不出去,所以,一路上喝的是溪水。直至走出山林,却还剩下几瓶矿泉水。自古就有山里乡民经此便道常行过往,每逢桥南镇集会,南山乡民携带山货特产,经此来集交易。现今交通便利,这条便道已经荒废,只有采药山民经常行走。绿植遍布,草木茂盛,有的野草,竟有半人之高,来往其中,多少有些战战兢兢。岭上多高山草甸,南麓大多为乔木;北麓大面积灌木丛生。

摄影记者徒步17小时穿越箭峪发现了什么

一路上,像是行走在原始森林,一眼望不到尽头。反复行走,歇息,吃干粮,再继续行走。山林里有核桃、桑葚、野果……

摄影记者徒步17小时穿越箭峪发现了什么

在接近溪水断流的地方,向导趴下来喝水。站在岭顶之巅一脚踏三地、鸡鸣唤三地之晨民。

箭峪高度的变化不十分明显,却显得非常漫长,转过一道又一道山沟,始终走不到尽头。到达岭顶之时,已是下午19时许,当时已穿行12个小时,已经很是疲惫。行走中欣赏了日落,在长达1个小时的时间里却找不到下山的路,放眼望去,一山接一山。一路上手机没有信号,直到一处山坳里,才突然有了信号,赶忙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说晚上回去应该会很晚。

19时46分,找到传说中的小山神庙,只见上面写着“庙小神通大 天高日月长”,旁边有一下山的便道接通南北。此时看见向导跪在地上磕头,忽然明白古代为什么会有祈雨祈福的说法,那一刻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就在此处,比我们先到几分钟的两位村民向导亲眼看到3只狼从庙前穿过。当时甚至想,如果找不到下山的路,在山顶还好一些,但预报说第二天有雨,一旦下雨,无论在山顶还是在山下,都将陷入危险。由于天快要黑了,我们匆匆下山,一直到23点多才走出山林,走到蓝田县灞源镇的最北端的青坪村,这也是环西安之东的灞河的源头。这时,家人、单位同事、好友纷纷打来电话,我一一报平安。到家时,已过了24时。

注:本文为@影像渭南授权发布,原标题《摄影记者徒步17小时穿越箭峪发现了什么——回顾2016首篇》作者简介:崔正博,陕西渭南日报摄影记者,新华社、人民图片、中国日报、光明图片、CFP、人民公安报等多家中央级媒体签约摄影师。作品多次被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国日报等国家级媒体采用刊发。

wechat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