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青年网(特约撰稿 张会民)牛羊肉煮馍馆是大家上午喜欢光顾的地方,官员平民,三教九流,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特别是到了礼拜天,食客们更多得出奇。煮馍馆只有一个大厅,没有单间,桌子板头都是一样的材质,无论是谁来用餐,买票后手持印着号码的塑料牌牌,都在自觉四下观察寻找落坐的空位。服务员也都是四十岁左右的妇女,只负责端饭上菜,要喝汤要自己拿碗去到指定的地方去倒。服务员干了多年,几乎和客人都很熟悉,彼此点头微笑一下,就算打了招呼。大部分时间这儿的秩序井然有序,充其量就是些叫号答应、谝闲聊天、吃饭喝汤的嘈杂声音。
张会民记事:摆谱早上进去刚坐好,门口嚷嚷着闯进一位穿着还算干净整齐的老兄。这位老兄头发好像刚染过,额头上明显有遗留的没洗净的痕迹,很整齐地梳成大背头式样,脸色红润,肚子浑圆,沾在皮鞋上的泥土没刷掉,一条裤腿还卷在半腿处,里边的红色秋裤格外显眼。

老兄一只手握着一个黑色皮包,另一只手将手机、纸烟、车钥匙夹在一起。刚进门就扯开嗓门对服务员喊:”在哪能停车嘛!不敢叫警察给我帖个违章条,在你们这咥顿饭再罚上二百块钱!划不着!”卖票的小伙告诉了他停车位置,让他挪到地方,也好安心吃饭。没想到这位老兄挥挥手,把车钥匙撂给同伴,又在喊:”算咧!车不挪咧!不就是点罚款嘛。服务员!来!给咱找个地方,叫人站着咋吃饭呢!”同来的两位女士也来回踱着步,高跟鞋踏出的响声”咣、咣、咣,”异常得刺耳。

服务员带他们四位到大厅角落的一个桌子前,四个人都没有落坐。老兄嘴上叼根纸烟,手足舞蹈地指挥数落。先是让服务员给每人倒碗汤,服务员说喝汤要自己去倒,放葱叶、香菜多少,便于自己掌握。继而又嫌服务员抹的桌子不干净,要用餐巾纸再擦拭,不光如此,凳子也要用纸再擦,服务员认真弄完,招呼他们落坐,还是不肯,又让服务员拿来扫帚、拖把,打扫净桌子底下。折腾了半响,四个人才终于落坐归位,老兄边用纸擦桌缘,边摇着头还在嘟囔:”花钱进饭店吃饭就是享受来咧!就是要叫人伺候哩!”张会民记事:摆谱不知是隔壁桌子哪位老者说了一句:”都不知道自己是弄啥的!吃十几块钱一碗煮馍,就摆那么大的谱!扎那么大的势!这样的人再让当了官,那还有老百姓的活路呢!”跟前的人跟着七嘴八舌地纷纷议论开来:”就是、就是,明显是扎势摆谱呢!””有几个钱,就不知道自己是属啥的了!要摆谱回自个家摆谱去,甭叫媳妇娃娃跟着丢人显眼。”

在大伙的谈论中,那两男两女安安宁宁地吃完了饭,急匆匆准备离开。不料那女的的高跟鞋把把别在门口的塑料脚踏垫子的窟窿里,重重地摔倒在地。那位大背头老兄急忙上前扶起,拔出鞋跟,圪蹴着给那女的穿上,几个人相拥着离开大家视线。

这时,大厅内就有人摇头叹息,有人相视微笑……没过一会儿,又恢复到平时的状态。

【作者简介】张会民,陕西金融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字写作,自2015年以来,创作随笔、散文200余篇。绝大多数在中国金融文化、中国人民保险、丝路金融文学、中国好书、渭南青年网-今日头条号、一点资讯、凤凰新闻、渭南日报、人文古徵、人民作家等刊物、平台发表。
张会民记事:摆谱

wechat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