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青年网(文/孙晓莉 图片来源于网络)弟弟:我比你大七岁,你是当年重男轻女思想还很盛行的那个年代,咱爸妈拼了家产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宝贝,因为你的到来,妈妈在家庭地位得到了改善。

一位姐姐给弟弟的信,能感动所有人......你还在摇篮里的时候,我刚八岁,上一年级,我喜欢推着婴儿车冒各种险,把你从接近八十度的土坡上往上强推,终因力量不足将你扣在了婴儿车下,分分钟将你虐得苦不堪言,这是我长这么大唯一做的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嚎啕大哭,妈妈闻声赶来,她二话没说在我背上狠狠的就捶,这是咱妈第一次打我,以后再也没打过。

从你会走路开始就各种调皮,各种缠我,玩耍掉进水缸,拿东西砸人胳膊被骨折,把手指头塞进正转动的齿轮里,再大些骑自行车摔成粉碎性骨折,我看到爸妈为你伤心欲绝,茶饭不思,我自己也心疼到无法自拔,而你那个小鬼头依然是闯祸不断,上到四年级你因病休学半年,再去学校的时候你竟然没有因此落下功课,我很惊奇。

小学你成绩一般,初中开始冒尖,高中你在火箭一班,大学你考上被誉为军中清华的军校,我特别替你开心,在我心里你是那种顶聪明的孩子,你是爸妈心里的骄傲。

依然忘不了你在初中和我共同度过的那三年,那时候我还不会做饭,你每天的任务就是帮我买饭,提水,甚至叠被子,我一心扑在教学上,没有尽心尽力照顾好你,在这里我要跟你说抱歉。

初三那年我代你的课,你对我的管理表示厌烦,我看懂了你用字母写的日记,我体会到叛逆期你对我的不满,可我依然不会让你任性妄为,你经常会想各种理由要脱离我的管治,晚上你跟我申请去同学家写字,其实去街上吃踅面,可能还有打游戏,因为没有外出通行证,你外出的办法大多是翻墙或者翻门,一般是先把书包扔过去人再翻越。一位姐姐给弟弟的信,能感动所有人......有一次,你进学校时,先把书包从外面隔墙扔进来,我不知道你使了多大的劲,书包并没有落地,而是挂在了围墙边四五米高的树枝上,我不知道后来你是用什么办法把书包取下来的,我真的佩服你。

再后来,李校长跟我说了你的光荣“事迹”,我狠批了你,你却若无其事。上了高中,学习压力渐大,你身材瘦小,我担心你吃不消,每到周末都去看你,带你吃最爱的饺子,再要一盘素拼,看到你每次都吃得那么开心我也觉得幸福。

大学五年(4+1),我们每年只能见两次,还有一年你外训只回来了一次,我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每次回来你都带着各种我看不懂的专业书籍,怀揣我无法企及的梦想,学习钻研探索追求,我们之间的差距逐步拉开,我们的交流开始仅限于生活,我再也辅导不了你,父母更甚。

前段时间你休年假回家待了一个月,每天的时间都安排的很满,和你说话的时间都很少,除了上班,每到周末我都回家,急切的想见到你,事实上你并没有那么多时间陪我。

你再也不是那个整天缠着我,要我带你去看电影,带你吃好吃的,带你去玩的小弟了,你有了工作,有了女朋友,即将成家,已长成一个有思想有主见有担当的男人了,你没有围着我叽叽喳喳,没有跟我说太多话,我依然感受到你对我和大姐的关心、挂牵。一位姐姐给弟弟的信,能感动所有人......常年在外,你可能对这个家庭开始有些陌生,有些无法理解,爸爸脾气暴躁,但心地善良,一心为你,所有言语行为的不妥需要你包容;妈妈寡言少语,不擅表达,可内心最懂的爱你,请你务必用心体会。

到了你这个年龄,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开始规划未来,有没有想像几年后上有老下有小的窘态,有没有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期待和未来风险的预测应对,我担心你明白得太晚,我怕你措手不及。

我们长大了,成熟了,父母却老了,人生一世,我得告诉你唯有父母之爱不可辜负,你须明白儿行千里母担忧的苦楚,你得明白父母之爱不图回报却不可不报的道理。在你明白这些之后我就可以放心的放你去这个世界闯荡了。

wechat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