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石俊荣 图片来源于网络)

“那就老规程!”

“祥封头”在棚外面话刚落点,乐人的一片唢呐声就吱哩哇啦响了起来,大众注目之下,“祥封头”与胡子花白的长者面对面互相深深地打三个躬,鞭炮也就在身后霹雳啪啪地响起来。

一阵喧嚣之后,长者坐到六张八仙桌里中间那张最重要的那个位置上,筷子一动,开席!桌子上的其余七个人都开始拿起筷子,根据长者的节奏,或吃两口,或落下筷子。旁边的桌子也几乎一样地进行着。

渭南乡土记忆:坐席

1

在说“老规程”前,“祥封头”已经端起酒杯用动作敬了长者三回酒了,还要根据天气或者什么的说一说:“天冷了,喝一杯!”。多数长者会双手一拦再拦,推辞不喝:“顿咧!顿咧!好了,好了!”。其实,大家都心照不宣,这是个礼仪而已。“祥封头”身边有个端盘子的“祥封”,木盘子上放了四个摆设好的菜,上面有一个酒壶和三个酒杯。

村里过事,根据事情的大小,要几十号人帮忙,帮忙的人我们都叫“祥封”,总管就是“祥封头”,“祥封头”在村里是管理、外交、威信综合能力出众的人。不管是嫁娶的喜事还是埋葬的丧事,从头至尾是巨细无遗。给谁安排什么活,谁看棚招呼客人的饮食,谁安顿客人请客人,谁烧茶谁帮厨,等等,都是责任到人。

谁家都会有事,当“祥封”都是互相义务帮忙。除了事中能坐三回席,也就是顺手趁机悄悄拿主家几包烟,“祥封头”或者主家盯得紧的事,有些“祥封”只能顺手几根几根摸,揣到衣兜,天黑了回家一一装到空烟盒,也算是额外的收获。

“祥封头”和各级两会的秘书长差不多,同样,事情过得是否圆满,全在“祥封”身上。

娶妻和丧葬是最隆重的事儿。娶妻可能要在半年甚至一年前找个阴阳先生合一个好日子,有时候,男方女方都各自去找,掐八字,看时辰,双方协商来协商去,总之,掐好的日子和时辰不能让自家的娃婚后受委屈。也有日子说不到一起退婚的,原则问题,当然不能退让了。

老人去世也一样,阴阳先生很快要看一个出殡时辰,看是辰时好巳时好还是午时好。 在麻纸上用毛笔一写,主家就开始请“祥封”入事。

渭南乡土记忆:坐席

2

村和村离的远,步行的年代,来一趟不容易,娶妻和丧葬要过四天事:入事,走客,正事,谢“祥封”。

头一天,之前已经请好的“祥封”一大早就赶到了。按照“祥封头”的安排,分头去干活,村道里穿梭的都是借东西的人。

首先需要搭一个大棚和两个小棚,一个大棚里面要安插十二张坐席的桌子,结婚的要放个供桌,上面竖一块灵牌上写“三代祖宗之神位”,前面放一些水果干果和菜品。倘若是老人去世,那么要划出很大的一部分地方安置灵堂,旁边堆一圈纸糊的帐,周围放着金山银山金童玉女,里面摆着遗像。亲戚拿来贡品,祭的猪头都在供桌上放。灵堂两边还要铺一些干草,女性都会跪卧在干草上昼夜守灵。两个小棚一个小棚是厨房,另一个是吹唢呐唱戏增加热闹的乐人用地。

谁家有椽,有多粗的几根椽,能搭到什么地方,“祥封”都心里清楚,你家三根,他家有五根,还有谁家有帆布等等,撑的撑,拉的拉,一定会想方设法把棚搭得很气派。烧茶做饭炒菜等等需要好几个火炉,“祥封”和厨师通力协作,把几个炉子盘成,搭火开始烧。

你家有一张八仙桌,他家有两个长条板凳,虽然新旧不一,但是数字一定借够。摆在大棚里,一排六张,左右各摆了两排。 厨房放菜的盆子也是在全村一家一家去借,一般的事儿需要四十个,基本事半个村人家的。

第二天走客,中午就开始来客人,“祥封”会招呼大家在棚里吃饭,八仙桌上有几道小菜,我们老家供应的是各种菜烩在一起的辣子汤泡馍。当天晚上要坐席,丧事的话是最隆重的时刻,哭哭啼啼,一阵又一阵,然后客人坐席,坐席完行完礼就分散住在村子里的人家。

第三天正事,结婚的话,中午坐的席是重中之重,要待女方家亲戚,要让女方家的人看到男方家里日子滋润谄活,所以席面厚,人多,热闹。丧事的话,早上人已经埋葬了,中午坐席也就简单了一点,程序完了就行了。

最后一天要谢“祥封”,一些相对近的亲戚留下来,给“祥封”们端菜端饭倒茶倒酒,感谢他们对事的付出,吃完后“祥封”们就开始拆棚,还东西,事就过完了。

渭南乡土记忆:坐席

3

小时候,坐席非常讲究。

坐席的客人是按照远近亲疏安排。请谁家,请几个人都要临时准确计划,请多了或者请少了都是不严肃不认真的表现。顺序错了更是严重的事情,跟两会上把重要领导位置搞错结果一样。较真的、重要亲戚轻则当众给“祥封头”难堪,重则撂下场子赌气,让所有的亲戚和来看过事的乡亲等他的脾气好转,整个事儿都会推迟和打乱。

喜事的话,“祥封”带上乐人一路吹吹打打,去安顿客人的地方请客坐席。安顿的客人,听见越来越近的唢呐声,也就做好了随时起身的准备,多数人都会说一下,这拨谁谁谁去,下拨谁谁谁去。请客的“祥封”和端着一盘子菜品和酒壶酒杯的“祥封”进门,把盘子向炕上一放,要给炕上的长者们敬酒,长者们也多数推辞不喝,也有准备喝却从酒壶倒不出来酒的事情,大家都很尴尬地哈哈一笑就过去了。然后,“祥封”说请大家坐席了,需要去几个人。长者下炕,跟“祥封”相互打三个躬后,冬天的话,还要从炕上一拉自己的羊皮褂子,一脸自豪地跟上“祥封”,领着几个晚辈,在乐人吹吹打打的簇拥下向大棚走去。

丧事请客程序多一些,一大队孝子孝孙跪在安顿客人的门口,等客人出来后才跟在后面,无论事刮风下雨,下雪扬尘,程序不能变。

过喜事的,大棚门楣上有“高棚满座”的字样,如果事丧事就是“望云思亲”什么的,在风中瑟瑟飘动。

渭南乡土记忆:坐席

亲戚家过事,我经常挤在人群里去看人家坐席。那些“祥封”请走了跟我安顿在一个窑洞的大人后不久,我就悄悄跟上去,不能跟太近,太近了人家是数好的人,会被大人训斥。也不能离太远,太远了会有跟我一样的娃挤上去,在我前面的话,偶尔还有机会替补上去。坐席请人中,经常也会因为一拨亲戚刚好少一个,空出一个席位来,而急于开席,“祥封”会从身边围观的亲戚中随便拉一个坐上去,这样的机会比买彩票中奖率能稍微高一点点。

到了棚里,亲戚级别差不多的都会推推让让互相谦让一番。但是,谁要坐在什么位置,自己心里很清楚,“祥封”也清楚。基本安顿停当后,就要请亲戚里最重要的人出来讲话,搞个礼仪,一般都是娃他舅家的长者担纲这个重任。

一番程序性的礼节后。长者回到桌子上动筷子。吃一口两口要筷子停下,放到桌子上,大家基本照长者的节奏进行。筷子不停是坐席的大忌,即使再想吃,也要有规矩,不然会被方圆十里的人耻笑很长时间。

席是“三转”,开始先在一边的八仙桌上吃干果,喝茶,这叫“茶席”,看到大家都把干果吃的差不多了,“祥封”会说:“把茶添上!”,坐席的就知道喝茶该结束了,然后几桌子人统统起身,转到另一边的桌上,桌上凉菜已经摆好了,这是“酒席”。把酒给坐席的斟满,“祥封”和主家会一一上前敬酒,敬过了三巡五巡,上完了几道热菜,菜吃得差不多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祥封”说:“没喝成!”坐席的会异口同声应声:“好了,好了。”大家知道,又该转到对面原来是“茶席”的地方了。茶席的桌子上,摆满了肘子、碗子等等的佳肴,这叫“饭席”。饭席的几张八仙桌前,村里的小姑娘,一人提一个馍笼,用筷子给坐席的把热馍夹到跟前,大家吃得津津有味,这会儿筷子可以不停了。

另一边,原来“酒席”的桌子上面,摆上了干果,“祥封”开始请下一拨客人了。

渭南乡土记忆:坐席

“饭席”基本剩不了什么的时候,“祥封”就说:“没吃成!”,坐席的也就知道,该离席了。然后大家基本一齐起身离席,坐席中,也不能提前离席,提前离席是没修养的表现。

后来,“三转”变成了“两转”,“茶席”的干果吃完盘子端走直接上“酒席”的菜了,吃完“酒席”转到“饭席”再吃。

现在,坐下来后,“茶席”完了上“酒席”,“酒席”完了上“饭席”,不转了!

一直以来,坐席是男尊女卑,所有的男人坐完席,女人们才开始坐席。也许是女人们为了生活,非常的现实,不太讲规程,她们带一群孩子,菜还没有上齐,看到好吃的就迅速向自己面前拨,甚至把甜饭夹进喝茶的杯子,让后来喝茶的人直接觉得粘不糊糊甜不滴滴的。

以前的时候,坐席的女人都拿一个粗布手帕,把席面上能打包的东西基本打包了,拿回去给没有来坐席的家人。现在坐席的时候,她们都拿几个塑料袋,同样把席面上能看过眼的东西基本“光盘”,回去吃几天。

喜事也罢,丧事也罢,坐席吃饭这事情,对于男人都是秀场。嫁娶坐席,是男方女方互相让亲戚看。丧事坐席,是活人借去世的死人,造势给其他活人看。

一辈子,席坐的时间长了,就吃出了席的味道。

渭南乡土记忆:坐席

wechat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