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青年网(刘红涛 贾增祥 吉姣)2014年7月份,王某承揽谢某位于某某单位家属楼的墙面粉刷工程,王某之妻电话通知受害人蒋某到谢某家粉刷墙面,粉刷工程结束后,谢某按照与王某的约定支付给受害人蒋某工资1400元。同年7月21日受害人在领取剩余工资500元时,谢某要求受害人对没有粉刷到位的地方进行修补,并提供了一架梯子,受害人在修补时由于梯子断裂,导致受害人从高处摔下受伤,谢某打120将受害人送往渭南市中心医院治疗,医院诊断为:尺骨骨折;盆骨骨折,住院治疗14天,花去医疗费2.4万余元。受害人受伤住院期间和出院回家后,王某、谢某二人对受害人不闻不问,受害人多次要求二人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一直协商无果。
农民工受雇干活受损伤不予以赔偿,行吗?蒋某无奈欲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但基于自己对法律的不甚了解和没有能力花钱聘请律师进行诉讼,于是向临渭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法律援助中心在审查了蒋某的相关材料后,决定给予其提供法律援助并指派具有丰富人身损害赔偿经验的刘红涛律师承办。

援助律师接到指派后第一时间和受害人进行了详细沟通了解,援助律师认为该案事实清楚,但法律关系相对复杂。第一,受害人和王某之间属于雇佣关系。第二,王某和谢某之间属于承揽关系。另外,受害人在修补时是否注意了自身安全。刘律师在将相关证据材料收集整理完毕后,决定将王某和谢某一并起诉到法院。临渭区法院受理该案后,援助律师及时向法院申请了对蒋某进行伤残鉴定和后续治疗费用的鉴定。于2015年7月临渭区法院对该案依法进行了开庭审理,庭审中,被告王某辩称自己是个体户,蒋某发生事故的原因是修补了承包工程之外的部分活,不应由其承担责任,但是否应当承担责任由法院判决。被告谢某辩称,其与事故无关,他将墙面粉刷工程全部承包给了王某,他与王某是承揽关系,蒋某与其没有雇佣关系,且蒋某在施工过程中违规操作造成事故,将某本身存在过错,请求法院驳回蒋某的诉讼请求。代理律师则向法庭提交了所有相关的证据,以证明他们三者之间的法律关系,并根据相关的法律法规发表了充分的代理意见:被告王某承接被告谢某墙面粉刷工程,自行安排工作时间,不受监督制约,粉刷完毕后,被告谢某按工作成果结算报酬,其之间系承揽关系。被告王某承接后,接受蒋某干活,并约定支付报酬给蒋某,被告王某与蒋某间属个人劳务关系。被告王某无相应资质承接粉刷工程,本身就潜在着危险,且其作为接受劳务者,对提供劳务的蒋某负有安全保障和风险防控义务,由于被告王某未能提供足够的安全生产条件,对本案事故的发生具有较大过错,应对蒋某的损害后果承担主要民事责任。被告谢某将工程承包给王某,而王某没有从业资质,被告谢某对此未尽到审查义务,在选任承揽人过程中存在明显过失,对蒋某的损害后果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经过庭审激烈的辩论,援助律师的代理意见最终大部分被法庭采纳,认定原告将某为被告王某承揽的粉刷工程粉刷墙面,双方之间形成了雇佣关系。雇员在雇佣活动中受到伤害,雇主应当承揽赔偿责任,雇员自身存在过错的应当减轻雇主的责任。故原告蒋某在工作中受伤被告王某承担赔偿责任。考虑到原告蒋某在从事粉刷修补工作时未注意到自身安全,存在过错,故应减轻雇主的赔偿责任。被告谢某将墙面粉刷工程承包给被告王某,二者形成承揽关系。考虑王某在施工时没有相应安全生产条件,被告谢某在选任上也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结合当事人的过错程度,被告王某承担70%的赔偿责任,被告谢某应承担10%的赔偿责任,原告蒋某应承担20%的责任。最终法院判决:被告王、谢某赔偿原告蒋某医疗费、残疾赔偿金、误工费、后续治疗费等共计56695.93元。其中被告王某赔偿49608.94元;被告谢某赔偿7086.99元。

本案事实相对比较简单,但是法律关系相对复杂。尤其是承揽关系下受害人没有和定作人建立法律关系,受害人是接受雇主的雇佣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但是本案中由于定作人将工程承包给没有资质的施工人,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本身存在过错,所以同样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农民工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在维权过程中当农民工能力有限,经济地位弱势,法律援助帮其实现了维权效果的最大化,让受伤农民工和家属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关爱,感受到了法律援助的温暖阳光。

wechat recommend